不管了_鹿

一个画画的人

人类是奇怪的生物——从某种意义上讲,并不高级。在模糊与不确定中划过生命的轨迹时,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种舒适的姿态生活。在生命中寻找绝对自由,也许限制灵魂自由的并非社会形态与自然规律,而是追求自由的形态…我时常会忘记去过的地方,看过的风景,读过的书,警醒我的言语,不看镜子甚至会忘记自己的模样。我开始怀疑记忆中的画面,不过依旧时常也会妄想自己灵魂的自由,沉迷于所谓的追求与姿态。在无法清醒的世界中,也许这只是一个自己与自己做的精神游戏,把自己困在精神逻辑中的自己从来无自由可言,如同一只无头苍蝇寻找自己的头颅,头颅也许从未存在。而所谓的的意义也许只是逻辑的杜撰,为寻找头颅者了以安慰 “寻没寻得头颅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还在飞 还在寻 还在思考还在挣扎 这就是无头苍蝇生命的意义 ”…所谓的生命也许只是一场虚无妄想之梦,丰富且容易遗忘的梦。困在梦中,难以想象醒来的世界的模样的我,自寻苦恼,玄妙,荒诞。——-鹿姐乱语
draw by 付璐(@不管了_鹿)

评论(1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