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了_鹿

一个画画的人

我很讨厌北京的冬天…干燥 寒冷 可这也正式我降生的季节…我曾一度试图寻找生的意义 却一再的感觉大多数时间我在荒废着我的光阴…生命是否真有真相 ?光光靠画画寻不得答案…请给予我开示…

评论(2)

热度(3)